24小时服务热线:13652156487
新闻资讯 ABOUT
13652156487
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盘古公益沙龙」第九期|陈小华:危中有机

时间:2020-03-18    点击量:

在这一关键时间节点,为助力企业突围渡困,盘古智库倾情推出系列公益直播沙龙《抗疫转型,企业生存》,免费为中小企业提供及时的信息、建议、交流平台等多方面支持,与企业一起共渡难关,共克时艰。

系列沙龙旨在助力企业洞悉最新政策、理性决策研判。讲师团由著名经济学家、管理学家、各行业领军人士、企业家、相关领域知名学者组成。

2月1日晚,首期盘古智库《抗疫转型,企业生存》系列公益直播沙龙正式上线。该沙龙以《当前各地帮扶政策机会分析》为主题,由盘古智库理事长易鹏,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 、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担任主讲嘉宾,两百多位企业家同时在线观看。

本文系3月5日盘古智库系列公益直播沙龙《抗疫转型,企业生存》第九期“危中有机-疫情下的家政服务业观察”的内容整理。盘古智库常务理事、到家集团创始人兼CEO陈小华担任主讲嘉宾。

非典时期,中国服务业占比是40%多,当时的中国的经济总量比现在小了很多。2019年服务业占比53.9%,目前的经济总量乘以服务业的比例除以2003年的GDP的总量和乘以服务业的GDP对比,这是十几倍的差距,所以可想而知这一次对服务业的影响。所有从事服务业的仍然是停摆的,包括旅游、电影等,家政行业也是一样的。

服务业和工业很大的不同是人对人提供的服务,而防控疫情要减少人的接触,服务业首当其冲。家政行业是一个1万多亿的市场,所以影响很大。网上有一个统计,国务院办公厅2019年发的文件里较上年新增频次最多的两个字是“家政”,因为国办发出了家政36条提质扩容的文件,进而发改委、商务部也出台了大量政策。由于政策的详细要求和计划,导致36条对家政行业的影响比现在国家拿出的应对政策还要大,比如地方政府提供培训场地,家政人员的信用、住宿、保险等问题,每一个省要拿出一个大学来开设家政学院,每一个超过100万人口的城市必须要设立家政专业,包括家政、培训能力等,其中还涉及到未来三年要培训500万人进入家政行业。去年在应对中美贸易摩擦时,由于家政行业是典型的供给侧改革,是需求,国办把家政行业作为提高就业的重要行业。随着中产阶级崛起,家政行业需求旺盛。好的月嫂、保姆、钟点工是一人难求,甚至杭州都要摇号。虽然其需求旺盛,但是供给质量和规模不行,所以这个行业是国家希望大力解决就业的一个行业,受疫情冲击特别大。

中国大概有70万家家政公司,而绝大多数家政公司都是在小区门口开一两个门店,所以这些门店到今天也没有恢复营业,所以1万多亿的市场大概一个月要损失1000多亿,而这1000多亿跟制造业1000亿不一样,其中90%以上是阿姨的直接收入,不像影响了手机产业1000亿,因为有芯片、原材料、玻璃瓶等,真正对手机公司员工的收入影响可能是20%。家政行业导致居民收入减少至少2700亿,这是对此行业的直接冲击。

58到家作为国内领先的家庭服务平台,跟所有的公司应对是一样的。第一,计算现金流,降低成本,减少支出;第二,鼓励员工在家办公。高峰期时,在总部地区至少有1500人,但现在可能最多也就300人,所以复工比例还是很低的。其他的分公司在家办公的比例会要高一点。

对于在线化、数字化的公司和平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做在线游戏、教育、购物的公司是业务量爆发。58到家在过去两年一直在打造数字化能力,我们希望把整个家政行业带到一个全在线行业,在线面试、在线匹配、在线签约、在线发工资、在线做背景调查,然后在线商户确认,包括保险,员工的SAAS系统全部数字化,这是我们跟其他家政公司的一个很大区别。

我一直说世界上只有两家家政公司,一家叫58到家,一家叫其他。因为其他的家政公司是开门店,靠店长来做生意的。如果在北京做业务,有30家门店在小区开。58到家在北京只有在写字楼里面的三个接待中心,更像是一个互联网公司,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门店。所有的调度客户和大部分的劳动者都是来自互联网,所以在疫情来了以后,要快速把一套数字化系统全部投入使用。

在2020年制定战略的时候,我们提出一个三年计划,即用三年的时间,扩大在线签约、交易的比例并超过1/2,还有1/2需要线下调阿姨和面试。由于线下无法交易,这个数字是大大的往前走了,所以现在绝大多数订单都开始走线上的面试。此次疫情提供了一个最好的测试环境,让所有的雇主、劳动力、员工在不见面的情况下完成订单的匹配、人员的面试、服务的交易,这是一个很好的在线化交易场景。第一,在线化教育。让所有的雇主、阿姨、员工改变习惯是很难的,但是此次疫情让所有人不得不改变习惯。第二,在线化培训进展超过预期。在疫情发生之前,培训部门的判断是家政培训必须线上交付。春节过后到现在,已经迅速把所有线下培训停掉,实现了线上培训交付,所以不要被固有的思维固化。目前的培训业绩比去年12月份还要好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原来大大小小的家政培训机构现在都停摆了。所以这两个机会是家政行业的机会,但绝大多数公司是抓不住的,因为没有互联网、数字化的能力。实现公司所有环节的一套数字化系统是非常复杂的,比如在线签约、工资秒结、保险的自动投放等。有了这些步骤,才能够抓住在线化、数字化的生存机会,而这是对58到家的一个机会。

作为家庭服务业的第一品牌,58到家原计划今年进行品牌投放快速在大众心智中建立品牌,但是由于疫情影响,我们将这部分的投入转换为对劳动者和客户的投入。疫情导致线下做业务变得更难,比如家政员工回北京如何做核酸检测、保险升级,到家里怎么消毒,是否允许进小区等问题,而且他们也需要很多帮助,比如如何回工作的城市、口罩的需求等。此时只有58到家有能力提供服务,包括品牌、工艺和基础工具等方面,我们要服务全中国所有的雇主和阿姨,无论是否属于我们的客户,我们要争取客户的心,争取所有劳动者的心。

如何应对疫情是品牌影响力的表现,所以疫情对家政行业的短期影响是2到3个月的收入,这是非常巨大且不可避免的损失。中期影响是在一年到两年,但属于可控的。因为家政是刚性需求,在疫情结束之后,需求的恢复也是巨大的。由于疫情影响时间长,一季度会整体会影响二季度、三季度、四季度,如果把业绩往回追一点,在一到两年内影响不会太大。长期来说对家政行业是一个深远的改变、巨大的利好,包括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培训的转型,高效率地实现无接触,所有系统全部在线化,从而真正地改变整个行业。

第一,企业家必须是有决断力,有断臂求生的决心。如果没有这个决心,等你想砍手的时候,连自己砍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如果是一个一流的企业家,必须做出一流的决定,为了让公司活下去,要付出很多的代价。我们一直希望能带着几千人继续往前走,要保证每个人的饭碗。所以无论是断臂求生、控制成本、协商工资等决定,都必须要有敏锐的判断力。比如买口罩,如果反应不及时,可能复工连口罩都没有。很多企业复工都等着政府要口罩,我认为这些企业家都是不及格的。作为一个企业家,至少应该在习总书记发表讲批示的那一天就要去找口罩了,比如58到家在前一天就买了很多的口罩,如果没有给员工储备口罩就无法复工。所以敏锐观点就必须有敏锐的判断力才能降低成本。

第二,企业家命运靠自己。很多企业家最关心的是政府的政策,等待政府的决策,寄希望于银行贷款。政府贷款是中长期的事情,要求担保能力。很多互联网公司是轻资产,无法抵押贷款。在疫情来临时不要心存侥幸,要及时与员工沟通,拿出一系列保障公司活下去的措施,尽管对公司、员工是很痛的,但却是一个活下去的决定。只要你有了不依靠别人也能活下去的极限生存方案,你才能得到别人的帮助。悲观到极致的人,事实上是乐观的。

第三,疫情对所有人都是风险。疫情影响了所有家政公司、物流公司。疫情从来不选公司,只要身处这个行业就受影响。绝大多数企业是在一个竞争的环境,要获取的是相对优势而不是绝对优势。在同样面对疫情的时候,每一个环节比对手好一点就得分了。比如,58到家就在做品牌,虽然挣不了钱,但不影响发展用户心中的品牌,不影响提供一些基础的服务,所以阿姨和客户注册量都发展到了历史新高,这是储备能量。比如贾国龙在西贝里砸多少个广告,中国那么多餐饮大家只知道西贝很惨。所以降成本一定要有魄力,做方案一定要做极限方案,命运靠自己。无论在疫情中多艰难,都要做的比对手好。真正好的公司是死不了的,要和员工沟通培训,修炼企业文化。即使公司倒闭,重新开另外一家的时候也会变得容易。

企业家不仅要通过自己的判断活下去,也要面临社会责任。防疫重要,经济也重要,两条战线都要打赢。企业家最核心的就是保就业。疫情以后,中国面临最大的两个问题分别是经济增长和就业压力。今年有840万大学生,就业压力变得极其大。

整个到家集团大概有7000多名员工,包括58到家以及快狗打车,我们会尽力去保证这7000名同仁的工作,而这7000多人背后还有上百万的阿姨和几十万的货运司机。所以企业家应该有使命感,帮助中国解决就业,疫情结束还有三个季度,我们应该想办法解决100万人就业,帮助回程的阿姨快速的找到雇主,帮助货运司机有订单。所以58到家活着的意义不仅是一份生意,而是7000名员工的饭碗,是背后一两百万阿姨的就业平台。如果按原计划未来三个季度业务能恢复,我们今年比去年要多培训近100万阿姨。随着业务规模的扩大,未来每年能帮助一两百万人就业,这是一件非常值得做的事情。此时此刻,非我莫属。

企业家必须要站出来为中国的就业做一些应尽的责任,当然我们也希望政府给一些支持。第一,不要一刀切。稍微允许非疫区人员出得来,进得户。第二,在国家本就有的培训就业补贴中,稍微透明一点。目前的补贴链条极其长,就算中央政府愿意拿出1000亿来扶持就业,但层层审批流程太长,时间成本高,效率低。所以我希望在疫情的人员流动方面不要一刀切,补贴方面稍微透明直接一点。因为这两个挑战关系到生意的本质,允许人员稍微流动比任何社保税收、任何银行贷款都重要。

问题一:面对疫情,很多部委都在推动很多专项扶持政策,从企业的视角来看,哪些专项的政策对服务业比较行之有效?

回应:对服务业本身影响的最大根源是人员的流动性。防疫必须限制流动性,但是限制流动性就会带来经济的灾难。但是现在很多城市老百姓有点过度恐慌。所以我的初步建议是希望防疫和经济协调结合,使得很多政策会有一定的灵活空间。我也特别认可盘古智库易鹏总的建议,希望国家除了把原来的大比例资金按照原有的培训就业渠道,自上而下层层审核下发,有针对性的和一些大型平台直接合作,对就业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此外,政府部门在制定每个行业的政策时,一定要知道行业恢复生产的核心要素是什么,不应该只着眼如何救灾和补偿,更重要的是把疫情影响的生产要素打通。

回应:机器人替代阿姨是个逻辑问题。机器人取代阿姨目前是不可能的。凡是在大学或在国家法律里规定的很详细,有一堆教材的行业最容易被取代,比如律师、医生,但是阿姨难以取代。因为阿姨不是一个工种。1000万个家庭就对阿姨有1000万个要求,因为阿姨的识别能力无法被机器人取代,比如儿童的声音、表情等。我特别认同以前马云说的,人工智能是来帮人减轻工作的,而不是完全来取代人的。

回应:我认为人工智能机器不能取代阿姨,但是能帮助阿姨减轻工作压力。机器仍然是从属人的,人加机器才是解决问题最好的钥匙。这里面有三个方向是可以结合的,一是智能的结构设计,整合基本服务;二是语音操控;三是互联网。

问题四:首先是跟智慧城市的未来结合,其次是家庭护理中难度较大的部分,比如儿童或者老人,是分系统还是独立部分?

回应:老人和儿童是可以附加一些智能设备的,防止老人和儿童摔倒,自动识别和提醒,警报远程的亲人,包括一些医疗设备,也可以远程传输给医生身体监测数据,这些设备可以和阿姨结合,辅助阿姨。但是像儿童陪伴的机器人,我认为是不需要的,机器人无法替代父母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