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服务热线:13652156487
新闻资讯 ABOUT
13652156487
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6·22杭州保姆纵火事件始末纪实:所谓的悲剧,就

时间:2020-08-04    点击量:

(本文首发自新浪微博:躲在精神文明死角的厨子)写在之前,其实这件事情早都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但是下午的时候有个人在微博圈我,希望我可以写一篇关于6·22事件的纪实,我沉默了好久,本来打算装着不知道的,但是最后还是忍不住回了他一句 好,我知道了,我先看看吧 .....

但是你知道么,本来上了一天班已经很累的,打算回去看看书就睡了,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我看到了两个人的回复,一个人告诉我了现在的结果,而另一个人.....我有些怀疑我是不是真的像一个道德斗士,站在道德高地上面炮轰人群,只是觉得现在很多人真的是太麻木了 功利心太重了 重到连人性都没有了,心里面有一种不知道愤怒还是悲哀的东西一直在影响我,然后中途下了车,找了一家茶餐厅,写下这篇稿子。有些长,请慢慢看。

随着真相一点点地显山露水,案件的恶劣性实在触目惊心——保姆人性的黑暗、物业房产公司的无法无天都让人心寒。这无论从哪个角度去写这件事,都只有悲愤和苍凉的负能量。

其中有一个献花的小男孩,与男主人的小儿子年龄相仿,男主人默默地从他手中接过花,然后轻轻摸了摸孩子的头。而他身后就是他妻儿的灵柩。

那一定,一定,是一种后劲十足的,温柔而凶猛的悲恸。那是会让你午夜梦回心痛得无法自抑的揪心,那是既恨又悔怎么样都无法宣泄出来的绝望。

评论中有网友用寥寥数语说了他身边一个有林爸爸类似遭遇的一个人的情况……也引起网友们的大量回复:

评论中的事件是天灾,而林爸爸经历的惨剧却是人祸所致,那是更加让人无法原谅和平复内心的悲剧!

这个事件是一个很典型的悲剧故事,如果它并非真实事件,而是被作家杜撰出来的剧本,那是连莎士比亚也会叹服的悲剧作品。

案件的主角,本来是多么幸福美满的一家人,三个可爱优秀的孩子,一个友善亲切的妈妈,负责顾家的男主人。一个富有而有教养的精英小资阶级家庭。

然而,这一副美好画像的毁灭,只在旦夕之间,不,连一天的时间都不需要,仅仅是在一个宁静的凌晨,在人们短暂的熟梦时分中,它就这样悄然而猛烈的发生了。连挽回的机会都没有——从火灾现场救出来的母子四人,均抢救无效,就此魂归九天。

一个与邻里关系和谐,还经常在人前夸自己保姆人很好,愿意借十万给保姆,发现保姆又盗窃行为也只是口头劝诫不忍心报案的女主人,在发生火灾的时候,明明自己陷于泥淖,还紧张地让保姆赶紧逃生。我不信,身为罪魁祸首的那个保姆,她内心,没有一点点愧疚。

这个保姆,每个月领着7500的工资,包吃包住,买菜有专车,还屡屡盗窃主人财物,最后因盗窃频繁被发现,主人家也没有过多追究,甚至都不忍心报案,只是决定解雇她。而这个曾在生源地名声狼藉,因赌博欠债纠纷而前科累累的保姆,竟然恩将仇报怀恨在心,为了掩饰自己的盗窃痕迹还在女主人和三个孩子熟睡之时纵火房屋。这样令人发指的现实版农夫与蛇,实在让人心寒。

还有物业管理疏漏、房屋结构和消防安全设计的不合理同样是必须痛击谴责的“帮凶”。然而绿城物业那边不仅迟迟没有应有的解释和道歉弥补,甚至其企业公关还通过一些正当的手段一再打压舆论,在微博、知乎等网站删帖删评论,企图降温事件热点,掩盖真相。

起火经过:保姆点燃书籍纵火,母子被困,消防到达试图救火,消防设施有问题,物业协助灭火严重失误,母子四人皆亡。绿城的诉求是通过支付比法院判决稍高比例的赔偿款,掩盖自身消防问题,不被曝光。

如果从当事人的角度,当时是不知道着火点的。只知道大门那个方向温度极高。而且女主人第一反应一定是去救孩子。

另外保姆纵火的时候,这家人都还睡着。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开门全都是有毒黑烟。再怎么理智的人,眼前什么都看不到,还吸到呛人毒烟的时候怎么理智?肯定赶紧冲到孩子的屋里。

到两男孩屋里,开门的时候会带一股烟进去。叫醒孩子起身至少需要几分钟,毕竟有一个还很小啊。

之前参加消防演练时体验过烟雾弥漫的房间,会非常胸闷心慌。也见过历经火灾的网友说过,吸一口黑烟是挠心的痛苦。都是建材焚烧时产生的毒气啊。

叫了女儿之后,走廊已经全是毒气了。也不知道火烧到哪里了,从他们的角度来看,这房间还怎么出去?有邻居听到男孩子拼命呼救,只有几声,吸到烟了就喊不出来了。

这个过程已经不敢细想遇难的妈妈和孩子们有多痛苦了。孩子们一面咳嗽,一面把毒烟吸进肺里,引发更痛苦的干咳和哭泣。母亲更是经历着身心双重的痛苦和绝望。拼命打电话求救,这是她能做的最大程度自救了。

就算要用湿毛巾湿被子堵门,要弄湿也需要时间。如果当时室内已经很多黑烟,那么堵门也没有意义。

看到有人在评论过火面积只有五十,觉得可以逃。我想有必要说明一下,对受害者来说,有烟尘的地方都是不能立足的,因为火灾的烟尘都是高温,如果没有湿毛巾,呼吸道会立刻灼伤,就算有湿毛巾,裸露的皮肤也会被灼伤。大家把手放在烧菜的油锅上方感受一下就知道了。整个屋子就是一个大油锅。

如果是火灾初期,烟尘飘在屋子上半部分,还可以弯着腰贴墙逃生,但是只要几分钟,整个屋子都会布满烟尘。只要几分钟,人就无路可逃了。

下面我发一个在日本消防演练时的图片,这样比较直观。你可以想象右下角是女主人最初的位置,她一开门看到的画面,就是左下角甚至左上角(消防用的烟雾弹是白色的,如果是现场那就是黑烟,能见度更低)。

看看那个逃生标记的灯多模糊,而且普通人家里都没有绿色逃生标记的,就是一片黑。再过一会儿就变成右上角了。所以女主人只会想快点去找孩子,一起等待救援,这也是最正确的决定,因为火灾中不能乱走,你走错一个房间就是死,没有机会给你重来。

我看了男主人发的屋内照片,屋子里所有角落都被烟尘彻底覆盖,所以某些人千万不要再去说受害人怎么不逃之类的,要是那么容易能逃,谁都不想死。

有人问我检查消防想关的情况,那我附带贴在这里,大家看一看日本的消防意识。有些方面是可以借鉴的。

开门就是灭火器。灭火器的用法可以到防灾训练馆去体验,免费教(还包括地震模拟之类的。地震时煤气灶会自动停)

每个房间都有烟雾警报器。灶台上方就有一个。所以必须开油烟机做饭,否则烟大一点消防队就冲过来了。

这里的煤气灶台很不错。烧了二十分钟会滴滴叫一声提醒。有一次烧着东西忘了,回头发现东西糊了,水都干了,锅完全没焦,煤气灶自己停了。

阳台左右都是非常容易破坏的塑料门。我在阳台上备有铁棍。也有应急箱。紧急情况可以砸破门逃到邻居家。所以这扇门附近不允许堆杂物。

大家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些防范意识都是源于自我约束。你东西再多也不能堵消防通道,烧菜再香也必须按规定开油烟机,工作再忙也要定期检查煤气,平时家里物品也要注意堆放,高处不要堆易碎品和重物(地震时倒下会砸伤人),这样才能有更多安全感。

有一个现实的案例,就是美国的福特平托案:福特在1971年推出了一款叫做“平托”的畅销车,但是这辆车有一个设计缺陷,它后置的油箱在撞击后会起火,可能导致乘客被烧死。福特知道这个缺陷,他们估算每辆车需要11美元来修理改进,给目前生产的1000多万辆平托车进行改装,需要1亿多美元;而另一方面,他们测算了事故发生的概率,这么多车大概会导致180个人烧死、180个人烧伤,而按照法律补偿这些人最多只需要5000万美元。于是,福特选择了后者。

我相信每一个学过风险评估及管理的商科学生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评估风险概率,评估风险损失,选择综合成本小的那个方案——这就是商业,完全理智且冷血的计算,人命只不过是账面上的数字,还是合法的。

受害者的痛苦,受害者亲属的悲伤,这些无法用数字来衡量的东西,完全不在考量的范围内,因为人性不能赚钱,这些训练有素的经理人刻在骨子里的基因,就是找寻成本最低的方案。

消防设施齐备的建设安装费用和后期维护费用,公关消防审查机构的费用,出事烧死人的赔偿费用,他们早算清了。他们有备而来,心中揣着那个数字,找到林爸爸开后就问:你要多少钱?若是谈不拢,可以去起诉,人命价格也是法律严格规定的,又能赔多少?毕竟,对于企业而言,能拿钱解决的事情,往往都不是事情。

这真的只是冰山一角,绿城就一个蓝色钱江楼盘么,全国就绿城一个开发商么,这么多楼盘就只有消防设施可能会出问题么?

这是一系列关联的问题,开发商的算计、政府的失责、法律的缺位,形成了巨大的空洞,而掀开盖子无异于一场颠覆。所以并不是绿城可以只手遮天,只是这一串蚂蚱都在死命的掩盖。

有人造谣说林爸爸向绿城开价一人一亿,以此污蔑他接着死去的妻儿敲诈勒索,我哑然失笑,一个亿的人头费,绿城真会算账。

福特的算计也很好,1972年一位重度烧伤的受害者起诉福特公司,在旷日持久的官司过程中,一位记者将福特背后的算计公布于众,引起了公众的强烈不满,也导致愤怒的陪审团做出了1.25亿元的巨额惩罚性赔偿:是的,既然福特你这么擅长理性的计算,我就用法律的名义让你的风险损失大到让你无法承担,这样再看看你理性的计算是什么结果。

至此以后,平托公案就成为了那些精于计算却无视公众利益的公司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巨额的惩罚性赔偿金也让许多企业正视自己应有的责任

福特平托案最后的结局,法官最终没有采纳陪审团的意见,而是将赔偿金降到了350万美元,虽然在70年代的美国这也是一笔巨款,但仍没有超出福特的算计。当公众以为的胜利到来时,福特平托车继续热销,带来的收益远比赔偿金多得多

近日,许多网友都关心我们何时对有关责任方提起诉讼,有的直截了当询问为何还没有起诉?这里,我统一回复大家的关切:我所了解的信息是,律师正在做准备工作,但目前有几方面的因素,难以马上去法院打民事赔偿官司:一、保姆莫某还没有进入检察院审查起诉环节,法院审理程序自然也未启动,在莫某的刑事案件审理中,我们会考虑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在针对保姆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审结前,不适合先对其他责任方起诉。据律师讲,需要考虑补充赔偿责任是否适用本案,所以起诉的时间选择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二、保姆莫某牵涉的虽是刑事案件,但案件的事实与对其他有关责任方提起的诉讼案件是有关联的,刑事案件部分的事实现在还是保密的,至少需要等到进入审查起诉之后才能了解。最好是刑事部分形成生效判决,相关事实被法院生效判决确认,这样的事实才是稳定可靠的,法院处理我们起诉其他主体的后续案件会更为顺畅。即使我心急如焚也无可奈何。三、前面政府发布的还只是答记者问,虽然也具有权威性,但政府有关部门正式的调查报告还没有出来,正式报告的内容可能会更全面。对于正式的调查报告,我除了等,别无选择。就算正式调查报告出来,也不排除哪一方提出补充调查或其他调查请求,时间又有可能延长。四、消防方面的专业性很强,需要聘请一些精通消防法和消防专业知识,以及精通物业管理的顾问和专家证人,这也需要一些时间。这个案件涉及的主体很多,法律关系类型很多,可能涉及多个、多种诉讼,有热心人士主动帮我联系法律专家和消防专家进行专家论证。我也在考虑要不要专家论证,但不管怎样都要等到正式调查报告出来。在何时起诉合适的问题上,除了我的代理律师,其他不少关心我的律师朋友也基本上观点一致。我本人无比希望对保姆快审快判、严审严惩。其他需要处理的案件也尽快进入司法程序,但正式的调查报告没有出来之前,我难道什么都不做吗?我理解部分网友不懂这些法规细节,我也是因为妻儿被迫去钻研。可还是有人诛心的说我一直不起诉只是为了私了,为了巨额赔偿,请参照我上一篇微博!我要的是绿城出来道歉!这是一个公道!我想用公道埋葬妻儿!!

林家的诉求是要曝光消防问题,求的是真相。林家请的律师,在与绿城协商的时候,通过举例香港有关失火案赔偿最高限额一亿希望获得比法院判决高出极多的赔偿金(有个小孩香港籍)三者协商自然崩了,目前绿城和林家已经不可能再进行庭外和解,原因如下:1.绿城最不希望被曝光的消防问题,已经被彻底曝光,甚至因为王记者采访受害者家属的视频播出后,消防大队方面受到了舆论压力,直接把绿城彻底卖了,一点二点说的极为详细,绿城责任落实。2.律师协商的时候漫天要价,这应该和受害者家属的立场无关,因为赔偿金越高,律师的律师费越高(分成协议)实际上绿城是愿意支付较高的赔偿金,但绝对不可能是律师开的那个价3.本案中,保姆是主犯,绿城属于存在重大过失,但对受害者不负主要责任,走诉讼无论如何不可能被判赔偿金高于保姆需要支付的民事赔偿金(举例,A被酒驾司机车撞重伤,送去医院途中救护车因为没油,耽误了一定的治疗时间,A身亡,谁负主要责任?并且需要证明A及时抢救就可以避免死亡后果,救护车才要对此负责)但保姆赔的起吗?法院可能判保姆一个亿吗?据说按国内惯例,物业需要负20%左右的民事赔偿金,如果庭外和解,绿城大概愿意支付30%的赔偿金安抚家属,然后注资私人基金,现在不可能了。现在绿城是绝对支持走法律途径的,但林家人走法律途径毫无意义,拿最低的赔偿金,根本支持不起林先生想要做的私人基金,住宅消防问题作为国内的一个“通病”,大部分理智的民众,在面对杭州这种残酷的购房现状,忍忍就过去了,绿城不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但林家人呢?(绿城建造的房屋质量并没有受到质疑,股价未见明显波动)现在真相的确来了,还是一声叹息啊。有时候这个世界还真是残酷,以及也终于明白前面绕来绕去到底为什么在我看来非常简单的事情搞得那么复杂,林先生的刨根问底对国内消防观念敲响了一个警钟,非常感谢他,绿城经此一役倒了个大霉,至于林家请的律师,无fuck可说。

感恩是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大力提倡的传统美德,对施恩者的褒扬和鼓励,甚至慢慢演化为成语俗语,刻在我们的语言根基里。

不料,老人在水中先后勒住两位民警的脖子,不断大喊“我六十多岁了,就是死也要拉你们年轻的垫背。”

在女子被撞倒在地后,数位路人从她身边走过却没有搀扶、施救,间接导致了女子被二次碾压死亡。

所以啊,屠龙的王子越来越少,因为在屠杀巨龙的时候,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屠杀巨龙,却躲不掉公主刺来的贴身短剑。

我们这代人接受的教育,是遇见有人或财产遭受侵害后要拨打正确的报警电话,是做饭时邻居家借了一颗葱,我们一定要还一头蒜…

当有人跌倒在路边,小朋友好奇张望的时候,因为担心施以援手反被讹诈,爸爸妈妈会说:“快走,少管闲事。”

几天前,一个到处宣讲“贞操是最好的嫁妆”的所谓女德教授,又让国学背上了一口沉重的锅——不否认,我们从小耳濡目染的国学中,充斥了太多男尊女卑的歧视思想。

于是,我们就一并否定掉了,连本应烙在骨血里的、本代表中国人面目和价值体系的“仁义礼智信”五常一齐丢掉了。

我不是罗永浩和锤子科技的粉丝,但在锤子科技一次关于“天生骄傲”的营销活动中,看过这样一条让我记忆深刻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