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服务热线:13652156487
新闻资讯 ABOUT
13652156487
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陪睡保姆该有明天吗

时间:2020-06-06    点击量:

堂姑父原是老家县xx单位副局长,今年79岁,堂姑母10年前就去世了。堂表姐与表哥都在澳洲,谁都不差钱,方方面面条件都相当优越。

以前堂姑父经常去澳洲,近几年年龄大了,不愿意动,就喜欢老家,原来想去澳洲定居的想法也变了。儿女没办法就同意堂姑父4年前雇请了一个保姆,保姆李阿姨59岁,没多久,两人就住在一起。

李阿姨当初看起来人挺实在,老伴也早去世,照顾堂姑父一年后,就直接说自己愿意伺候堂姑父一辈子,但前提是堂姑父的那套三室一厅的房子要过户给她。于是堂姑父跟儿女们一说,孩子们都特别高兴。李阿姨他们都见过,感觉还是挺实在的,于是说只要照顾好父亲,他们不会亏待她,并且可以把房子的过户给李阿姨。就这样,两个人登记,成为正式夫妻。

成了一家人后,堂姑父为了给李阿姨的儿子安置工作花了二十多万。“一家人了,她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将心换心,她对我也好,难得有这样的伴,我挺满足的。”

可是人心难测啊,上个月堂姑父得糖尿病住院。还有高血压,心脏也出了问题,在医院住了一个月了。也是时间长了,李阿姨就开始抱怨,态度也变了。前晚上下地慢了,堂姑父把裤子又尿了,李阿姨就来气了,使劲推搡他。

堂姑父吃不惯医院的饭,于是要李阿姨回家做点带来。但李阿姨把饭碗都摔了,还咆哮对堂姑父说不心疼她,就是拿她当保姆,要是自己的老伴,能这样使唤吗。于是堂姑父想请个护工照顾,可李阿姨又舍不得钱。

我去看堂姑父时,老人用手指着脚说:“你看看我的脚,都肿了,晚上涨着疼,睡不了觉,翻翻身,她就生气,嘴里骂骂咧咧影响她睡觉了。”

老人说:“我活不了几天了,让他们知道还担心,他们也忙,人在国外,哪有时间管我啊。”

李阿姨倒是善谈,她说:“老爷子身体一直都挺好,那天早上还遛弯呢。吃完饭感觉有点晕,住到这里就走不了。你说,我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天天睡不好觉,还要照顾他,这么大的个子,翻一次身累得我胳膊都疼。一个月了,谁能受得了啊!我以前是他的保姆,为了个破房子,我就跟他结了婚,早知道这样打死我也不乐意,真是后悔死了!这病是一个连着一个,看样子一时半会都回不了家了,真是要命啊!”

我心里很不好受,堂姑父一辈子生活优越,养尊处优,可是到了老年,连最起码的尊严都失去了,真为他伤心难过。

以前曾听过这样的话,说“人老了,不好过”,我一直以为是没钱的老人才有这样的感慨,没想到,有钱的日子也是这般艰难。

电视剧《都挺好》里,苏大强爱上小保姆,遭到儿女的阻挠后断然卖了房子去找小保姆。可是,那个柔情蜜意的小保姆一听他房子卖了,只有区区三十万存款立刻翻了脸,将苏大强轰出门外。苏大强那颗向往爱情的心顷刻崩溃,绝望得要跳楼自杀。

保姆本来是人们早已熟悉的家政服务之一,如“月嫂”、护工等。这一职业的存在不仅满足了一些家庭的需要,同时也带动了就业。

然而,最近社会出现了一种另类保姆——“陪睡保姆”,“陪睡保姆”基本上都是来自偏远地区的农村妇女,一般在30至40岁之间。而雇主多数为市内老年人,其中还有部分情况是子女想为孤、寡老人尽一份“孝心”。因为老人丧偶后,为老人找个老伴比较麻烦,将来还有赡养和财产分割问题,还不如“租”临时“妻子”,以后也不会产生纠纷。

“陪睡保姆”的出现得到了社会不同的正反评论,更多市民对此进行了谴责。一些市民说,“陪睡保姆”就像一个圈套,一旦上了圈套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陪睡保姆”实际上就是一个长期包养的情人,这样有悖于道德。

也有人提出不同看法,提出了一个假设:一位渴望交流的孤独老人,在接受保姆照顾时,与保姆产生了感情,进而交往,这有问题吗?

而社会学家则认为,“陪睡保姆”关键应该看是以“陪睡”还是以感情为目的,找老伴没有错。其实,“陪睡保姆”的出现,更多说明了子女在关心老人方面的空缺,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老人也有所需求,回避不是办法,“陪睡保姆”的错是在社会、在子女。

按照联合国制定的标准,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7%,即为老年型社会,目前我国约有2340万65岁以上的空巢老人,京、沪、津等大城市空巢家庭已达30%以上。而目前家庭成员体系中,独生子女已经占了相当大的比例,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统计,1980年我国在职职工与退休人员的供养比是13:1,1990年是10:1,2003年则是3:1。

也就是说,未来在父母的赡养问题上可能出现两个孩子要同时赡养四位老人的状况。在这方面,城市比农村更显紧迫,目前多数农村依然保持着邻里相通、来往串门的传统习惯;而城市社区则不然,传统居民区的热闹温和、互帮互助已经让位于独立商业小区的“房门一关,老死不相往来”,疏离冷漠日益凸显。

同时,随着社会竞争的加剧、成家压力的增加,外出寻找出路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再加上人口老龄化和家庭小型化,传统家庭的养老模式和观念都受到很大冲击。

“陪睡保姆”最早出现在广州、西安等城市,后来在全国各地涌现,有些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卖淫,从伦理道德来看是不允许的,她们打着保姆的幌子而提供卖淫之实,其实质上与卖淫没什么区别。

但现实是现在城市里有很多孤寡老人,还有一些孩子不在身边工作的‘空巢老人’,他们一方面在生活上需要照顾,另一方面,他们也渴望得到精神生活的抚慰,再说,‘陪睡保姆’并不一定是提供性方面的服务,也有可能是对老年人的同性陪伴服务,特别是晚上,能有个伴儿陪他们说说话、焐焐脚;伤风感冒时,身旁有个人端茶倒水,嘘寒问暖,也无可厚非。

只是‘陪睡保姆’从字面意义理解上显得有点暧昧。时下中国已进入老年人社会,孤身老人明显增多,子女不在身边,十分孤单寂寞。这种精神上的空虚往往让老人度日如年。

至于部分保姆和男主人同床是两厢情愿、各取所需。如果,对于“陪睡保姆”现象,仅仅进行简单的道德谴责或法理推敲,责其有伤风化、违法,笔者以为,又不足以让我们真正全面、理性地认识这一现象背后所蕴涵的社会问题。

因为在笔者看来,“陪睡保姆”现象的存在,在很大程度上讲,见证的主要并非是一个道德风化问题,而是一个老年人尤其是时下“空巢老人”的生活状况问题,折射了他们在精神生活上的某种尴尬困境。

其次,陪睡保姆影响老人和子女的关系。有些子女可能觉得老人需要找个这样的保姆,但这种孝顺要不得。长此以往,子女跟老人的关系就会变得更加陌生疏远。此外,陪床保姆不仅涉嫌违法,更容易产生经济纠纷,甚至给家庭带来不安全的隐患。

从法律范畴讲,陪睡保姆其实是某种意义上的老人性伙伴。表面上看,这种现象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需求就有市场,属于道德层面上的问题。但陪床保姆实际上就是一个长期包养的情人,独居老人和陪睡保姆已经构成了一种非法同居关系,有悖公序良俗。

陪床保姆的出现,既扰乱了家政保姆市场,败坏了家政保姆的形象,又践踏了社会公德,给社会和家庭增添不稳定、不和谐因素。

保姆陪睡,早已是行业里的潜规则,陪睡保姆,或者保姆变老伴的现象非常普遍。儿女们忙于工作,很难陪在老人身边,孤寡老人们都很寂寞孤独,住家保姆全天候的陪伴照顾,给了老人渴望的温暖和关爱,越了正常关系也不难理解。但是,因为双方出发点不同,一方出于被照顾,另一方出于贪慕钱财,完全的利益关系,没有感情维系,关系破裂也是必然。

人到晚年,渴望陪伴的需求超过对物质的享受,很多不良保姆利用这点迷惑老人,骗钱骗财,弄得老人神魂颠倒,像苏大强一样丧失理性,盲目地追求自以为的幸福,得到的却是伤害。

但如何做好老年人的服务事业,做好鳏、寡或子女不在身边的“空巢老人”的关爱救助工作,或许就是当前和今后社会的一大棘手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