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服务热线:13652156487
新闻资讯 ABOUT
13652156487
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二姑进城当保姆 个中滋味心内藏

时间:2020-05-07    点击量:

她们的宝贝女儿杨蕊,原先在新蕾幼儿园,孩子的接送有保姆二姑来做。三个月后,李英趁老公出差的机会,悄悄把女儿转到了小博士幼儿园。这个幼儿园在李英上班的十五中对过,上下班可以顺便接送女儿。从此辞退了保姆二姑,每月省下1500元保姆费。

杨光出差回来知道这件事,跟媳妇吵了一架,他说那个幼儿园是我朋友办的,你好意思这样!朋友又怎样?少要你一分钱了吗?李英理直气壮。

正当李英为自已的精明算计洋洋得意的时候,学校突如其来的一个决定,立刻把她打回原型——学校宣布让她下乡支教一年,这个农村小学离城30多里,必须吃住在学校。尽管李英使尽浑身解数,仍没有让学校收回这个成命。幼儿园白转了,如意算盘白打了,保姆辞了,孩子没人管了。关键是再找保姆难上加难,一下子愁的李英寝食难安。

夫妻俩所说的保姆二姑,其实是杨光的亲姑姑。三年前李英产假期满,学校催她上班,小两口为找保姆的事没少发愁。为了安全,为了省钱,李英坚持要在亲戚家中找一个保姆。可是孩子的奶奶、姥姥有病的有病,有事的有事,没有一个能脱开身的。把双方亲戚一家一家捋巴个遍,除二姑之外再没有合适的人选。

二姑家离县城不远,骑电车20分钟路程。她60刚出头,身板硬朗,泼泼辣辣,心眼实在。可惜命不济,老头儿在砖窑干活时落下腿疼病,不能下地干活,承包地转给了大户,他只能当“家庭妇男”了。更不幸的是独生儿子得个猝病走了,儿媳妇抬脚嫁人,留下个上初中的孙子跟爷爷奶奶一起过日子。为了养家糊口,二姑在本村一家服装厂打工,每月挣2000块钱,好在温饱不成问题。

二姑接到侄儿扬光打来的电话,让她去城里看孩子,她二话不说,辞掉服装厂的工作,卷了床被褥,高高兴兴地上了侄儿的汽车。

二姑跟侄儿一家相处得很好,可能是血缘关系的原因吧,外孙女杨蕊沒几天就跟老姑亲热起来,很讨人喜欢。杨光爱吃二姑亲手做的山药糯米饼,软软甜甜,特别好吃。二姑是个勤快人,屋里打整的干干净净,三顿饭调着顿儿做,生怕侄媳妇挑出什么毛病来。二姑憨厚,但并不傻,她看出李英对她不是十分满意,但人家没有说出口,没有甩脸子给她看,已经很知足了,毕竟不是血亲吗。

转眼间外孙女扬蕊三岁了,他爸让她去了新蕾幼儿园,二姑感到一下子轻松了很多,每天拾掇好家务,空闲时间在小区大院里蹓达蹓达,很快跟这里的人都熟悉了。侄儿在银行工作,住在“金荣小区”,实际⊥就是银行家属院。不久她发现一件事——小区楼下放着五个垃圾箱,箱子旁边常常放些纸箱书报等废品,供人捡拾回收。院子里带孩子的乡下婆婆,看到后会拾回家,攒多了能卖钱。二姑闲不住,见别人拾自己也是,没几天拾回几十斤,卖了20多块钱。这份额外收入给她带了不少喜悦。

手里有了零钱,二姑经常给杨蕊买些零食吃。有一回从幼儿园出来,买了一根烤肠给孩子吃,路上偏偏被她妈妈遇见,劈手从女儿手中夺下扔在地上,吆喝道:这是垃圾食品,不能吃!孩子哭了,二姑眼圈也红了。

二姑半夜睡不着觉,她推推老头子说,明天我去拾废品呀,咱家现成的三轮车。拾废品?别丢人了!老头也没睡着。

俺没偷沒抢,人家扔的物件俺拾起来,丢什么人?谁像你,死要面子活受罪!你要能挣钱,还用俺一个娘们儿家抛头露面?

第二天一早,二姑开着电三轮直奔县城,头一站去了侄儿住的金荣小区。那地方她熟,住得都是有钱人,钱多购物多,扔的垃圾也多,捡头儿也多。她还去了另外两个小区,头一天就卖了50多块钱。她想,这比当保姆挣得也不少。她干得更上瘾了,半个县城都能看到她忙碌的身影。

这一天她又来到金荣小区,不料被门岗老赵拦住不让进。问了几个为什么?老赵说了实话:一个女人下了话儿,不让你进去拾垃圾。二姑娘,别拿我当傻子,你也是废品,分明怕俺抢了你的份儿。

门开了,二姑进了院,正好碰到一个熟人,两人一块上了楼。来到侄儿家门口,敲敲那扇熟悉的防盗门。门开了一个条缝,李英穿着拖鞋挡在门口说,我正要洗澡呢,你有事吗?

二姑很知趣地退了几步,门“彭”得一声关上了。二姑转身向北推开楼道防火门,想顺便把侄儿家的废品收了,不料原来放废品的旮旯里,今天空荡荡的,只有前些天自己送来的絲瓜瓠子,干瘪瘪的当垃圾扔在那里。她感到那絲瓜瓠的就是自己,一种被抛弃的难受。

正要下楼,防盗门响了一声,侄儿杨光悄悄走过来,反身把防火门关上,从衣兜掏出一沓钱就往二姑袄兜里塞,小声说,姑,以后别来小区拾垃圾了,都知道你是我姑,不好看。这是500块钱,你拿着……

二姑像触了电似的一激灵,顿时呆住了。门岗老赵没有骗人!一切都明白了!一切都看透了!二姑的心在颤抖,她掏出侄儿塞的钱,一把甩在地上,咬牙切齿地说:俺穷也穷个本等!从今儿起,你姑再不给你家丢人现眼,要饭吃也隔过你的门坎!

二姑赶紧用手捂住嘴,来不及乘电梯,顺着楼梯“噔噔噔”跑下去,接着传来一个女人沉闷的哭声。

人算不如天算。如今李英不得不下乡支教,不得不为保姆的事发愁遭难。女儿偏偏火上浇油,她说,我就要老姑回来,别人我谁也不跟!哎,既有今日,何必当初!李英肠子都悔青了。要二姑回来,她实在说不出口。她厚着脸皮央求老公给二姑打电话,她说,不看僧面看佛面,为了孩子,二姑兴许还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