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服务热线:13652156487
新闻资讯 ABOUT
13652156487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整整两年后,杭州保姆纵火案男主人再发声!

时间:2020-11-26    点击量:

“近3年一路走来,我失去过,彷徨过,寻觅过,最终我还是选择了承担责任……”昨天的这条微博是他长久以来正式回归工作的宣告。

上个月27日,林生斌在自己公司的公众号写了一篇文章,摘要是:“我是林生斌,我回来了。”

这一声“回来”意义深长,它不是日常离家后平淡喜乐的返回,它是一个男人经历了人间至痛用了整整两年的时光来接受、消化、安放,而后以工作的面貌回到曾经被狠狠抛掷出去又不得不归来的人生轨道上。

两年前,2017年6月22日蓝色钱江那场大火,林生斌失去了妻子和他们的三个天使一般的孩子。

之后,保姆莫焕晶受审,被判死刑,这边林生斌又提起向物业等相关各方的民事赔偿官司,开庭一个接一个,人们从媒体上看到的林生斌,他总是身着黑衣,神情肃穆。

那段时间,事件推着人走。而事实上,每天晚上林生斌都在朋友们的陪伴下,酒精的作用下才能入睡,睡上寥寥几小时,偶尔又会狂叫着从噩梦中惊醒。

他说,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那么爱哭,两年里,“老婆孩子在天堂”这个他在事发后次日,也就是2017年6月23日开通的微博记录了这个男人的苦痛和挣扎。

蓝色钱江是杭州著名的豪宅,当年售价几乎是2000万一套起步。蓝色钱江里的住户大多数是像林生斌和老婆朱小贞这样没有后台靠自己打拼努力生活的一代年轻人。

在他“回来”的微博里,他回忆到童装品牌的诞生,是小贞说不如把全家人的名字放进去,这才有了“潼臻一生”童装,“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

当时很多人愕然和不解。林生斌后来的解释是,其实每一场官司每一个庭审,都如同把那个伤疤揭开来再翻看一遍,太痛了。所以,和解,不过是放下,放过对方也放过自己。

4月2日当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措辞简单的和解消息后,记者试图联系林生斌,他关机了。

后来我们才知道,上午和解后他就去了机场,去了在这两年中曾经到过的一所秦岭深山的小学。他给这个学校的孩子们送校服去了。

男装生意依旧维持,童装“潼臻一生”曾经在全国各大商场有不少门店,两年来陆续关停,这一回林生斌“回来”的方向是将童装向线上发展。

封面海报很温暖。画面上林生斌蹲下身体,侧脸神情柔和,旁边可爱的小姑娘穿着大毛毛领棉褛靠在他背上,嘴角带笑。男人的烟灰色和女孩的雾霾蓝,静谧而美好。

今天早上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联系上他的时候,他在公司开会,下午他要出去跑好几个地方。

这样一张海报,因为这个男人特殊的经历变得与众不同,海报上的几句“广告语”似乎更像他的喃喃自语——

“每个人的人生都有不同的经历,每个人都在书写自己的故事,时间一直在走,没有尽头,只有路口。

其实,要说服林生斌再做一次采访颇费了一番工夫,他说不想再有更多的曝光,只想安安静静工作。

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时光又被折叠,小贞和孩子们,一家人饭后散步,儿子跳将到镜头前,爸爸,爸爸,妈妈追不上我了……

人生不是童话故事,计划再完美也会出现变化。我们都无法遵守当初的诺言,却永远也说不出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