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服务热线:13652156487
新闻资讯 ABOUT
13652156487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男保姆悄悄走进沪上家庭 有的月薪超住家女保姆

时间:2020-06-24    点击量:

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您到亲友家拜访,出来开门的是个面带微笑、系着围裙的“男保姆”。

这不是电影镜头,它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如今,沪上一些家庭悄悄请起了男保姆,有家政公司准备培育这一市场,各方人士也认为男保姆行情将看涨。

“快进来坐,我去泡茶。”“嘘……说话声音轻一点,老人刚睡着。”老唐笑脸迎客、张罗不停。

第一次当住家保姆,他每天都很忙碌。最主要的职责是代替春节前离职的住家阿姨照顾78岁痴呆老伯,还要买氵大烧,为裘女士夫妇和一对老人料理生活琐事。

说话间,老唐的眼睛不离老伯:“他这几天发病不能进食,鼻子里插上了胃管,我要看紧他,不让他摘掉管子。”

老人脾气不好,稍有不顺心就会大呼小叫,以前几任女保姆都觉得委屈。可是老唐不介意:“老小孩嘛,说过就忘了,我哪能跟老人记仇?”他每晚跟老伯睡一间卧室,在老人的大床边搭一个小床,一有动静就起夜照料;他抱老人洗澡更衣,老人都很配合,很少吵闹。

裘女士说,起先他们是为了春节应急才请了老唐,没想到男保姆做事利索、话不多,“一个半小时就烧好了四菜一汤,还把厨房收拾得干干净净”。尽管如此,他们还是没把这事告诉亲戚朋友,“怕别人说我们太另类”。

老唐怎会当上保姆?原来,他80多岁的老母亲前一阵子找到长寿家政服务社负责人李逸琴,拜托她为在家“啃老”的儿子找份工作。老人说:“他多年前离了婚,手里又没什么技能,一直找不到好工作……”李逸琴见了老唐一次,觉得他忠厚老实、比较勤快,刚巧裘女士急急忙忙来找保姆服侍男老人,就为他们“牵了线”,想不到一拍即合。

“第一份男保姆合同,签了两小时。”李逸琴说,因为老唐是新手,又是男保姆,所以服务社专门拟定“特别协议”。根据东家的要求,约定男保姆不能在室内抽烟,如果违反就要罚当天工资;老唐“做六休一”、底薪2600元,加班或做得好还有额外奖励。

有了成功经验,长寿家政服务社准备重点开发男保姆市场。今年,李逸琴准备主动出击,先帮社区里一些找不到工作的“4050”男性搭建平台,再重点向客户推出“品牌”男保姆,为一些能做水电活、擅长烹饪的男保姆争取到高薪。

家政服务市场上,有没有人愿意当男保姆?月薪跟女保姆比起来是高是低?市场前景怎么样?记者带着这些问题走访了普陀、静安、徐汇等区多家家政公司。

“我们介绍所开张5年,总共来过十来名男保姆,其中一半没人愿意请。”曹家渡地区一家家政服务所负责人说,前来登记的男保姆年龄大多都在四五十岁,其中两人有厨师证,很快就被人选中,有几名人高马大的,反而没人愿意请。

男保姆“两极分化”情况比较普遍。因为男保姆市场流转速度慢,一些介绍所常常对男性应征者“打回票”。不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选择男保姆会把三道关,面相不好看起来凶巴巴的、有喝酒抽烟坏习惯的、卫生习惯不好的,一般不会录用。

据介绍,像老唐这样综合素质比较高的男保姆,积累一定经验后会成为市场“香饽饽”。但一些没有特长或技能的男保姆,则可能很快被淘汰。为数不多的男性应聘者中,大约有40%会遭到介绍所“首轮淘汰”。

尽管目前男保姆市场冷清,但许多家政公司负责人都觉得:“不久的将来,男保姆会行情看涨。”

一家涉外家政公司在两年里陆续为雇主家介绍了七八名男保姆。这些男保姆有的主要做园丁工作、为别墅主人打理花园,有的兼任生活照料员和司机。他们的月薪一般在三四千元到八千元左右,超过一般女性住家保姆。

不少家政公司与长寿家政服务社一样,也有意储备一批男保姆。“我们最愿意开发40多岁、有技能的中年人。”一些负责人坦言,男保姆如果会开车、会用电脑、会简单外语对话,即使买氵大烧能力不如女保姆,也能成为“高薪保姆”。而家政公司给男保姆设定的方向也区别于女保姆,以陪伴男性老人,提供维修、清洁、园艺服务,甚至提供管家式服务为主,走高端路线。

“高端化”的设想,也成为男保姆们的动力。采访中,老唐告诉记者,今后他还准备学习驾驶,参加老年护理、水电工技术培训等,充实自己的技能。另一名来自安徽的男保姆老王也说,他到上海打工五年,觉得自己年龄偏大不适应建筑工地上的工作,后来经人介绍到一家医院当护工。去年,他当起男保姆,为生活不能自理的男性雇主提供服务,“这份工作适合我,我打算去进行专门的家政培训。”

在这些男保姆看来“最重要的是过心理关”。对他们来说,照顾老人、做家务等工作上手不算难,工作中也能得到雇主尊重。但考虑到社会评价,他们大多对亲戚朋友开不了口。男保姆们说,希望靠自己的实力赢得高薪、赢得尊严的同时,也希望社会能给他们更多宽容和理解。

“最常见的是为老年男性病人请保姆。”石泉地区一家保姆介绍所负责人说,前不久,有位女士急急忙忙为父亲找男保姆,老伯中风多年,一直由女婿服侍,洗澡擦身、背上背下,女婿调到外地后,请过几任女保姆都不能胜任,因此用起了男保姆。

一些单亲女性家庭也需要男保姆。龙华地区一家保姆介绍所遇到过这样的情况,祖孙三代都是女性,离异的女主人带着老母亲生活,膝下的女儿尚未成年,家里没人干重活,也特别提出高薪请男保姆的要求。但这户人家也提出“人品必须端正”的附加条件,她们顾虑多个男人在家里,万一起心抢劫等,后果不堪设想。

不少郊区别墅居民也愿意选择男保姆。采访中,数家高端家政公司都为雇主介绍过住家男保姆。在公司负责人眼里,这些男保姆的岗位有点像管家,要负责为雇主看管空置房屋、整理庭院、甚至还要每天遛狗等。

许多保姆介绍所还遇到各种“离奇雇主”,出于特殊原因需要男保姆。曾经有位中年妇女,提出一定要请男保姆照顾父母二老,理由是常常听说男老人与女保姆关系暧昧抢财产的事,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家;还有一对老夫妇提出找住家男保姆,是希望男保姆能吓唬吓唬经常和他们找碴的邻居,帮他们出气;另外一名住别墅的雇主家庭,则希望聘请一对夫妇当住家保姆,女保姆负责日常家务事,男保姆负责照顾男老人。

“主雇双方信息不对称,也是男保姆难有市场的主要原因。”采访中,一些保姆介绍所负责人表示,有的家庭迫切需要男保姆时,他们手里一时派不出人,而有男保姆找上门时,又可能许久找不到雇主。对此他们建议,开发男保姆市场最好由家政行业协会或家政服务网络平台牵头,建立男保姆信息库,将供需双方信息整合汇总,及时“配对”,在帮助“4050”男性就业的同时,也为需要保姆的家庭解燃眉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