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服务热线:13652156487
新闻资讯 ABOUT
13652156487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林心如这回吓哭了我

时间:2020-05-16    点击量:

凌晨4:20起床看恐怖片,静脉切割,半夜爬到屋顶,用剃刀在手上雕鲸鱼……最终,导师会命令玩家自杀。

它将个人意愿、导师催促、社会效应放在同一片显微镜下,赋予观众上帝视角,全面解读生与死的意义。(全文有剧透)

凶案向来是媒体的追逐对象,《新时报》的资深记者徐海茵(许玮甯 饰)就率先嗅到了爆款新闻的气息。

可就是因为认真,他很快就查出了浴缸里的死者,并非媒体报道的女歌手苏可芸,而是男性。

方毅任通过鼻内的整形填充物确认是苏可芸,但与此同时,还找到了一个叫做张聪健的人的工牌。

他的业绩下滑得厉害,连续好几个月都平淡无奇,同时因为癌症治疗,他需要不定期地请假。

方毅任提醒了一直在报道这一系列案件的徐海茵:如果这些都是自杀,那么,你的下一个报道就不能写。

报道并不是单纯地抽取事实或者追逐热点,受害者的自杀游戏里,报道是一种催化剂,催下一个受害者去死。

在城市里,夜色和白昼一样漫长,每个人都肩负了生活的负担,每个人都有挥之不去的苦痛。

他们是如此的真实,但又十分虚无缥缈,在城市的显微镜下,他们像是一条条互不干涉的小鱼。

现在,警察立案调查他们,各家媒体每天轮番轰炸,如果不是追求这些,为何死亡的花样如此繁多呢?

无数令人困惑的烟雾弹之后,她将所有公共媒体、警方的目光聚焦在了一个叫做安光护理之家的地方。

钟点工李雅均,她是一个发自内心把死亡看作出路的人,一个无所畏惧的高智商精神病患。

她是从印尼嫁过来的,大有可能是被买过来的。嫁过来没几年,丈夫就进了安光护理之家。

病到一无所有,家人不管,钱也花光了,安光就把他们送到十楼的宿舍里,当做濒死的动物豢养着。

异乡人,没有工作,李雅均所能做的就是照顾生病的丈夫。她很会照顾人,不久被安光聘为黑工。

丈夫去世后,唯一的依靠没了,她只好牢牢抓着黑工这棵稻草,给不同的医院做清洁工作。

在这个世界设定里,一切都不会变了,上层的腐败分子永远声色犬马;而下层的人只能日复一日地工作、生活,却无法看到努力的结果。

李雅均混迹于多个治疗团体,她教唆别人的方式,与她在周洋那里感受到的教化一样“诗意”,甚至是“友善”的。

它用时间摧残人的意志,而在李雅均的诠释下,死亡这件事有药物芬太尼的加持,甚至是互相帮忙,让心灵靠得更近的一道光。

临了还来一段父女煽情,阿斯伯格症的戏剧效用相当于零,有和没有,对剧情没有丝毫影响。

即便你有权选择,死亡究竟是为了广告效应,为了填补他人的精神空缺,还是确实无路可走?

但我们能拥有彼此,当世界失控时,我们可以抓紧彼此的手,成为彼此最值得收藏的一段回忆。